<progress id="Knl91"><cite id="116kS"><ruby id="OlOAE"></ruby></cite></progress>
国产av在在免费线观看
<menuitem id="o59i9"><dl id="s2U6e"></dl></menuitem>
<a>&#22269;&#20135;&#25104;&#32;&#20154;&#32;&#32508;&#21512;&#32;&#20122;&#27954;</a><var id="yCmi9"><video id="qBX6R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gOd4s"></cite>
<cite id="L800F"><strike id="UzS1N"><menuitem id="1Kcv0"></menuitem></strike></cite>
亚洲AV国产AV手机在线<var id="WVdBk"></var>
<cite id="V0uRA"><video id="b5Z62"></video></cite>亚洲 日韩 国产 有码<var id="1fTLJ"></var>
<var id="wSVkC"><video id="RLuXz"></video></var><cite id="EG7qR"></cite><var id="26oYB"><video id="92qT4"><thead id="8QFf6"></thead></video></var>
<var id="sO01o"><video id="6Y9hL"></video></var>
亚洲欧美国产综合aV
<cite id="l7668"></cite>
<var id="CTKIs"><strike id="oV5pG"></strike></var><var id="Fe426"><video id="z8SW8"></video></var>
您的位置:

首页> 都市言情> 睡你女儿抵债—怡雯

睡你女儿抵债—怡雯 - [db:分页标题]

我是某城市的一个黑帮大佬,主要从事放高利贷活动,我的兄弟称我为大虎哥。毫无疑问,我过得是血雨惺风的生活。因此,在我的世界里,根本不懂什么叫做人性,也不懂什么叫做好与坏,我只懂得生活在于刺激,我还经常鼓励我的手下杀人放火。生命,在我的眼里是何等的贱!包括我自己在内,我知道,我的生命也可能随时完结,不过,我觉得这样的生活才刺激,尽情放纵,尽情享乐于人间!三个月前,烂赌鬼老王到我经营的赌场消费,向我借了十万元,我明白他有个漂亮的女儿,名叫怡雯,今年刚满十八岁,老实说,我打他女儿的主意许久了,所以我向庄家串通好,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,老王刚借的十万元,就被我以诈赌的方式拐骗回来。三个月过去了,当初的十万元老王至今未还。最近我吩咐我的手下搜索他的下落。终于,有一晚我和我的手下出去鬼混的时候,无意中碰到了他。我立即吩咐我的手下把他狠狠地打了一顿,他躺在地上不能动弹了,我点起一支烟,叨在嘴里,抽起老王的衣领,你好呀,王大哥,恭候你很久了,十万元,什么时候还呀?现在连本带利总共一百万了!我怒目圆睁地看着地上血淋淋的他。一百万?我哪有这么多钱呀?…老王有如一只躺在地上的死狗,呻吟了两声。没钱?没钱拿你女儿来抵债!…我一挥手,我的手下又开始打他了,我依然尽情地抽著烟。最后,老王屈服了,他决定把他那刚满18岁的女儿让我玩一晚,而条件是他只愿意偿还本金的部分。我同意了。当然,他的女儿抵利息,我是绝对不能让她好过的!那天晚上半夜,老王单独带我到他家。他开了他女儿的房门,看得出来他相当不舍,叮嘱我要好好善待他女儿,而我只冷冷的对他笑了笑,我说:我会让她生不如死的!说完,我拍了拍老王的肩,便把门反锁了。我开了灯,只见一少女穿着睡衣裤躺在床上,睡得正香。我慢慢地靠近了床边,真想不到赌鬼老王,竟然有此漂亮的女儿,柳叶眉,樱桃小嘴,标准瓜子脸,雪白的肌肤,可惜还太年轻,两只乳房顶着奶罩并没有特别雄伟,不过这具年轻的肉体确实会让人起生理反应,我就喜欢这种普通的邻家少女!我继续欣赏着她那洁白而丰满的小腹,一个可爱的小肚眼微微凹了下去。小腹下便是内裤包裹着的轻轻隆起的小丘,两条长腿浑圆浑圆的,充满著年轻处女的诱惑。加上她睡得很熟的样子,真是睡美人呀!我早垂涎三尺了,我把我的衣服三两下脱光了,爬到床上,轻轻地用鼻子嗅骗了她的全身,哇!到处是处女的香味,尤其两个乳房和小逼处!我的阴茎早已有了反应。我想,这利息钱,我要尽情享用了!我轻轻扯下她的衣裤,首先进入眼帘的是一个毛茸茸的倒三角形样的黑色地带,她的阴毛还不算很长,不过就很有光泽。接着,是两片粉红色的花瓣,紧紧地夹着,形成一道长长的肉缝。我赶紧把头埋进去嗅了很旧,真的好香!我忍不住了,拿起事前准备的跳蛋,两指粗暴地分开她的阴唇,狠狠地插了进去!这一举动,她整个人弹了起来!啊…你要干什么?你是谁?…她赶紧拉上自己的睡裤,跳蛋随即掉了下来。她看到我高高竖起的阴茎,大叫道:你干什么啊…救命阿…爸…爸…救命阿…我摇摇头,淫笑着:小妹,我只是来拿回属于我的东西…怡雯:什…什么东西?你在说什么?…她拿被子盖好了自己的身体。妳老爸向借了钱,用妳来还债,是你老爸带我来操妳的,今晚,妳是被我操定了!乖乖就范吧!老爸…老爸…,,救我啊…救我…我不管她怎么叫,我是不会心软的

我一步一步地逼近她,就象老鹰抓小鸡一样,我掀开了那张被子,白乎乎的她露了出来,由于刚才睡裤还没完全拉上,所以露出一小簇阴毛,胡乱地竖着,更增添了性感的味道。我一把扑过去,她立刻从床上跳了下来,一把劲往门口跑去,我也飞身跳下床,大笑着疯狂地追敢她,我们在房内玩着老鹰抓小鸡的游戏,终于,我伸出右手,一把拉住她的裤子,她逃不了了,而且,她整个雪白的臀部露了出来,我随即一把抱住她的细腰,两手从后面把她锁在床边。她疯狂地挣扎着,但也无法逃脱,我大口大口地咬着她的两半大白屁股,软绵绵的,很滑,我用手狂捏著,好刺激啊!救命…救命…她疯了一样叫着。我一把将她的内裤撕成了两半,把头埋进她的屁股沟里,舌头大口大口地从后面舔着她的阴唇,一直往她的阴道里伸,她挣扎着,臀部左右扭动着,这更过瘾!我抱住她的白润的臀部,把我早已硬的不得了的阴茎从后面慢慢塞进了她的阴道里,我:怡雯,妳是第一次吧?别怪叔叔,要怪就怪妳父亲输掉了妳…怡雯:不…不要啊…叔叔…好痛…好痛…接着,我把她顶压在床上,强奸少女的情欲不断攀升,快要燎原了。怕痛,就该好好配合叔叔。我从后方抚住她的胸口,刚好罩住一方浑圆。她全身紧绷,一张娇俏的小脸布满了泪痕。不…叔叔…求你…求你放过我…我的手在她胸前摩挲,她僵得像根随时会断的弦,我半瞇着眼,似笑非笑对她说:今晚,妳注定任我处置了,至于吃敬酒还是吃罚酒全看妳表现我含着笑,用手指爱抚她滑腻的颈项,麻痒的感觉让她缩了缩脖子,我觉得有趣,接着,突然大力一顶,不要!啊……,,”她使劲力气在我身下扭动,我箛紧了她,听着她的叫声感到一阵悸动。噢……爽快……,!我把她紧紧抱住,她的呼吸、她的意识、她的心跳、她的灵魂,像是快要与我合而为一了。我疯狂地抽送著,使劲挤她的小乳房,我整个人在后面压着她,大口大口地吮吸着她的可爱肌肤,她完全不能反抗了,只能无助地乱叫,救命…救命…操处女的感觉真的很爽,看,她的阴道被我塞得紧紧的,而且很有弹性,快要爽死我了,把她压在床上操了十几分钟,我的淫欲还没得到满足,我换了个姿势,要从正面进攻,这样让我可以清楚看见她无助的脸庞,也可以让她看我操她有多么地爽快,我对她说:看,叔叔就是妳的第一个男人噢…噢…噢…我整个人趴在她身上,熟练的性交动作,把她的四肢牢固地压在身下,她张着手脚,躺在床上大叫着,她越叫,我越觉得刺激,我趴在她身上,亲吻着她的嘴,唇舌在她嘴上施力,钻进她口腔里吸著香津,舌尖的力道与角度不断的改变,纠缠着她、挑逗着她!我的鼻尖在她面颊上游移,唇重重的印在她的颊上、鼻上、眼下、眉上、额间、发丝上,我内心充满无法言喻的快感,舒服满足的感受从我的体内深处往外扩散开来,我吻得她浑身发抖,闭上了双眼,泪水如下雨一般滑落,我的阴茎继续耕耘著怡雯那块处女地,噢…噢…噢…噢……嫩肉包覆龟头的快感让我呻吟著,啊…啊…啊…啊…呜…呜…呜…呜…,…她惨叫着。她的阴道把我的大阴茎含的紧紧的,借着汹涌而处的淫水的润滑,我顺畅地抽插著,我的阴囊使劲地拍打着她的两片涨大的淫唇,我疯狂地顶着!屋子里充满了她的惨叫声以及抽插时发出的笃笃声,我的两手狂抓着她的奶子,把奶子弄得变圆又变扁,我疯狂地咬着她身上的每寸肌肤,尽情地嗅着她的处女的香味。妳全身柔嫩滑腻的,我好喜欢,果然还是处女好!20多分钟过去了,她的呻吟声越来越急了,阴道口不停地收缩著,我的阴茎也搏动得厉害,怡雯…噢…噢…噢…叔叔要射了…怡雯…不…不要…叔叔…我不要生小孩…她的吟叫声回荡在房间里,我的欲火已达到顶点,无法再压抑,无法再忍耐。老实说,我也不想在怡雯体内播种,反而心里出现玩弄她小嘴的欲望,所以我说:噢…噢…怡雯…不想生叔叔的孩子可以…那用妳的小嘴帮叔叔吸出精液好吗?她拼命的摇头:不…不要…不…见她还在犹豫不肯答应,我只好紧接着喊:啊…啊…来了…来了…叔叔要射了!听见我马上要射精在她体内,怡雯马上改变心意,她点点头,表示同意让我射精在她嘴里,最后,我强忍着射精的快感拔出阴茎,紧接着塞进她温暖的口中,用尽最后一口力气往她喉咙里顶,随即,一股精液如火山爆发一样射进她的喉咙深处,这利息钱的快乐终于用完了,只见她赤身裸体地坐在床边咳了咳,吐出我射出的精液一动也不动,我望着可怜的她,笑了笑:妳不能怪我啊,怡雯,要怪,只能怪妳老爸!我整理好衣服,走出了怡雯的房间,赌鬼老王正在门外焦急地徘徊著。见我出来了,他强装出笑容:大虎哥,我女儿不错吧?我满意地点点头,对他说:以后可要记住了,别那么爱赌,借别人的东西是要还的!老王低声下气地对我说到:是…是…是…大虎哥教训的是…我冷笑了一声,大摇大摆地走出了门口,离开前,我不忘了对老王使了使眼色:肥水不落外人田呢…趁你老婆不在…嘿嘿嘿嘿老王愣了一下唇角微扬,似乎明白我的意思。